两级工会接力打赢维权官司
时间:2014-01-20 来源:河北工人报 ,

 

“三年多了,多亏了河北省总工会和保定市总工会的全力支持,工会律师的费心费力,终于打赢了我儿子的这场伤残赔偿官司!感激的话真不知该咋说……”年近60岁的吴振民操着一口河南口音,眼含泪水,手托着锦旗,对工会同志表达着自己的深深谢意。

    两年前,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病床上,30岁的吴景伟,双下肢因肌肉萎缩,灰白色的皮肤裹在腿骨上,体重只剩下六七十斤;家里债台高筑、工作单位不再出钱,因为拖欠医院的医疗费,出不了院;确认劳动关系的官司也打输了……父亲吴振民的心都要碎了,一家人陷入绝望和无助中。就在此时,省总工会和保定市总工会的同志,先后来到病床前,他们带来了生活用品和慰问金,也带来了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让老吴和儿子又看到了希望……

    在两级工会的法律援助下,经过两次诉讼, 两被告被人民法院判决,向吴景伟赔偿82万余元,最大程度地维护了职工的合法权益。

    ■案发:数吨铁块压后背 30岁壮汉成残疾

    2010年5月12日,保定新市区“金鹏天鹅湾”住宅小区10号楼工地,外用施工起重机械设备(俗称“电梯”)司机吴景伟,在电梯基坑维修电梯时,有人擅自开动“电梯”升顶,约六吨重的“配重”铁块落下,重重地压在吴景伟的后背上,他当时就失去了知觉……这次事故导致他脊柱爆裂、双肋骨折、肺部破裂、心脏离位……经过手术治疗,仍造成胸部以下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得知儿子出事了,吴振民赶紧处理了正在饲养的猪。5月16日,他和老伴一起从河南老家来到保定。同时,吴振民在深圳打工的女儿,也赶到了保定。

    提起吴景伟,吴振民爱恨交加。上初中时他不爱学习,没少让老吴操心。2001年,吴景伟在河南驻马店一个学校学了厨师,跟一个远房亲戚来到保定,先后在几家饭店打工,还自己开过一段时间饭店。后来因为城中村拆迁,自己开的饭店黄了。听说儿子找了对象,吴振民很高兴。后来不知怎的,儿子不干厨师了,跟着张某到建筑工地打工,并且还住到了张某位于城中村的家里,结果就出了这么一摊子事。儿子的对象也黄了,一家人的未来也看不到光亮了。除去一开始工地上给的吴景伟的治病钱,后来的开销全是向亲朋借的。因为欠医院两万多元费用,出不了院,除了维持治疗,一家子就被困在了医院里。

    ■窘境:不能接受的赔偿调解 屡打屡败的劳动官司

    老吴当过村干部,算是个有些见识的人。他既接受有关人员的调解,也请来律师打官司。为解决问题,他进出安监局、住建局、人社局、区政府、市政府……可谓四处奔走。饶是如此,事情也毫无进展。

    不过,老吴总算搞清了工地的基本情况:“金鹏天鹅湾”住宅小区的建设方,是保定的城中村东廉良村;开发商是保定金鹏房地产公司;建筑施工方名义上是保定东兴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东兴公司);实际施工负责人是赵某,赵某与苑某经营的建筑设备站签订了租赁协议。苑某与张某名义上离婚,实际上仍由张某经营建筑设备租赁站。因为张某的安排,儿子吴景伟成了工地上的电梯司机。

    保定市总工会法律部负责同志,得知了吴景伟的情况后,不仅亲自到医院看望这一家人,还通过工会系统及个人关系,做东兴公司的思想工作,希望在总数40万元左右调解赔偿,但是没有成功。

    他们依法维权的路走得也很不顺。

    第一遭,老吴自己聘请律师,将“金鹏天鹅湾”住宅小区的施工单位告上了劳动仲裁委,要求确认吴景伟与东兴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结果败诉。第二遭,在保定市总工会推荐的法律援助律师帮助下,申请劳动仲裁委确认吴景伟与建筑设备租赁站存在劳动关系,结果败诉;不服劳动仲裁结论,向保定市新市区法院提起诉讼,一审仍败诉。

    事发一年多,调解无果,官司败诉,老吴找到了河北省总工会的信访接待部门,以期寻求更高层的法律帮助。

    ■接力:一切为了职工群众 工会律师奉命介入

    吴景伟的遭遇和维权困难,引起了河北省总工会有关领导的高度关注,专门安排省总工会法律部负责同志到医院看望、慰问,法律部还向吴景伟提供了法律援助。

    二审开庭之后,省总工会法律部专门召集了一次案件研讨会。

    法律援助的律师介绍了庭审情况,分析了案件证据和相关规定,认为吴景伟与某建筑设备租赁站存在劳动关系。

    与会的省总工会公职律师贺律师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通过追索人身损害赔偿的路径,能够较快解决吴景伟的维权难题。他分析,假设二审胜诉,工伤认定也顺利完成,存在该建筑设备租赁站无力支付的巨大风险,仍需要根据设备租赁协议向施工单位追索;假设二审败诉,向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的不确性更大,既使能够纠正,仍存在维权不经济、不及时等问题。

    不久之后,二审做出裁定,维持一审不存在劳动关系的结论,二审败诉了。

    贺律师的维权意见,既得到当事人老吴父子的同意,也得到了省总工会法律部的肯定和支持。

    2011年5月,以人身损害赔偿为案由,吴景伟对东兴公司、赵某、苑某及张某提起诉讼。鉴于建筑职工意外伤害险当时为强制保险,贺律师代表吴景伟撰写的民事起诉状中,提出了包括该保险在内的共计120多万元索赔金额。保定新市区人民法院予以立案,鉴于公职律师提供法律援助,根据相关规定,法院特别同意老吴缓交诉讼费用。他们终于迈过了立案难的第一个门槛儿。

    ■攻防:取证辩法步步惊心 法庭之上唇枪舌剑

    确认劳动关系、工伤认定、工伤索赔,可以说这是最常见、最稳妥的维权途径,而以人身损害侵权诉讼来维权,则可以说是一种大胆的维权路径,甚至有些“剑走偏锋”,但是,为了职工群众,贺律师和省总工会法律部的同志们愿意为此付出百倍努力。

    “送达难”是第二难题。为了掌握三个自然人被告的准确地址,他们通过公安机关在保定一下子查找到了十几个同名、同性别的赵某、苑某和张某。其中,有两个赵某,不仅同名、同性别,甚至出生年月也一样。为查清哪一个是本案的包工头,贺律师以介绍工程为名,向两个赵某的出生地,保定某县联系,最终发现其中一个为老师,未离开过出生地。另一个赵某从事建筑多年,已经迁往保定市区居住,这才是本案的真正被告。

    打官司打的就是证据。能否拿下东兴公司,由它承担法律责任,必须要有权威性的证据,这才是案件突破的核心和关键。作为工会公职律师,贺律师对收集证据、处理职工维权案件十分专业。根据生产安全事故处理的程序和规定,他一方面申请新市区法院向当地区政府调取吴景伟受伤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另一方面,他还准备了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律文书,预备法院不批准时,以公民身份获得此关键证据。

    2011年8月间,贺律师连续五次赴保定参加开庭。

    法庭之上,该由谁承担赔偿责任是第一大焦点。在普通人看来是,抠字眼、找毛病枯燥乏味;于内行人看,则是辩证析法步步惊心,攻防不断变换,处处唇枪舌剑。面对被告代理律师们均不承认雇用了吴景伟,甚至有一位代理律师申请电梯司机杨某出庭,以证明吴景伟不是自己一方雇用的……老吴被气得怒目圆睁,满脸通红。他站起来对法官说,“这官司不打了,我把孩子扔给你们法院,你们愿咋判就咋判!”

    最后一次开庭,贺律师出示了法院调取的事故调查报告,结论是由东兴公司和建筑设备租赁站业主苑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庭出现了片刻的安静,但是,马上就有被告律师对该报告发起“攻击”,但是,这些“攻击”其实已无力改变什么了。

    鉴于吴景伟仍住院治疗,未进行伤残等级鉴定,一审法院先就医疗费用和误工费部分做出判决,由东兴公司和苑某赔偿17万多元。两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坚持:工会维权不松劲 职工利益最大化

    通过申请强制执行,老吴拿到了部分款项,支付完医院费用,吴景伟办理了出院手续。医院也同意配合伤残鉴定工作,提供了相关病历资料。2012年4月,吴景伟经评残确定为二级伤残。同年5月3日,在贺律师的帮助下,吴景伟案第二次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

    保定新市区法院立案后,东兴公司提出了管辖异议。被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后,东兴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裁定维持一审裁定。老吴咨询了当地多位律师,大家都认为,明知无胜算,仍然打管辖权异议官司,目的就是拖延时间。

    是按农村居民标准进行赔偿,还按城镇居民标准赔偿?这对于吴景伟来说赔偿数额相差极大,也是第二次诉讼的最大焦点。吴景伟早在2000年开始,就在保定打工并居住,但没有办理暂住证等,也没有与单位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这些为现在的维权带来困难。老吴找到了儿子的前女友,还拿到了儿子租房的房东出具的证言。

    第一次开庭时,东兴公司和苑某的代理人,否认上述证据的证明力,均不认可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吴景伟的人身损害赔偿。主审法官依法对证明标准进行解释和说明,在贺律师的指导帮助下,老吴从儿子居住地的公安派出所和居民委员会取得了相关证明,进一步补充了相关证据。

    法院再次开庭组织质证和辩论,东兴公司方和苑某代理人认为,这些证据超过了举证期限,主张不予质证和接纳,贺律师当庭主张,我国证据规则从“随时提出”到“限时提出”,新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是“适时提出”,受害人方提出的证据应当进行质证和接纳。庭后,贺律师还将《人民法院报》刊发的权威专家的文章,让主审法官阅读,以佐证自己的法律观点,最终促成法庭接纳了他的观点,以城镇居民标准对吴景伟的人身损害进行赔偿。

    2012年12月18日,一审法院做出判决,两被告按照人身损失688323.80元的90%计算,连带赔偿吴景伟共计619491.42元。

    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提出上诉,争议焦点仍是否应按城镇居民标准对吴景伟人身损害进行赔偿。

    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不仅支持了贺律师代表受害人的赔偿观点,还因为吴景伟的母亲取得了《残疾证》等有力证据,支持了受害人增加赔偿额的要求。

    2013年7月18日,二审法院按受害人损失719731.80元的90%计算,判决两个当事人连带赔偿受害人损失为647758.62元。

    两次诉讼合计,东兴公司与苑某应赔偿受害人共82万多元,最大程度维护了职工的合法权益。

    ■关怀:雪中送炭解燃眉 涓涓细流化坚冰

    “这官司不打了,我抱个炸药包,与他们同归于尽算了……”“反正是儿子残废了,以后也没啥指望了,把儿子扔给政府,我回河南了……”官司出现重大转折后,人们再拿老吴当年的话与他开玩笑,老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吴最绝望的时候,有一次,他租了一辆出租车,把儿子从医院带到了政府门口就想走,幸亏被门卫拦住,结果仍引起众人的围观,惊动了市领导。

    保定市总工会领导知道了老吴和吴景伟的情况,把他们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安排工会法律援助律师提供帮助,送去慰问款物,帮助调解赔偿纠纷,做好思路疏导,防范极端事件……法律部的领导更换时,要走的负责人一定会把吴景伟的案件专门介绍给下一任。

    有一次,因为集中准备大量诉讼材料,保定市总工会三个部门都来帮忙,结果三台复印机全因过热“罢工”。

    吴景伟的事情也得到了省总工会有关领导的重视和关心。受省总工会领导委托,法律部负责同志专门到医院看望慰问。每次在吴景伟维权诉讼的关键时间节点,法律部都组织讨论案情,确定维权方向,并为此做了大量的具体工作。

    老吴动情地说,“没有工会组织帮着打官司维权,帮着我家解决生活上的燃眉之急,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是工会救了我们一家人!”

    ■本报特别报道组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联系我们 | 河北职工科技创新工作网
河北工会网 版权所有 河北省总工会主办 河北省总工会办公室承办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红旗大街309号 邮政编码:050091 冀ICP备06002041号